最近…朋友相繼因為病痛而入院觀察…
其中一位疑似肝腫瘤…而進行肝切片…
那是一項不進行麻醉的小小手術…
說穿了只是用一根管子內包著另一個切片工具…
然後就是直接往肚皮上打進體內…
切片工具在活體肝組織直接抓下一小塊的檢體…
然後抽出進行檢驗…
隨後…患者就是痛上一整天說不出話…使不出力來…
事後…我曾問過他:「如果確定是惡性腫瘤的話…你的打算是如何…」
他說:「會先和女友分手…然後獨自一個人離開家裡…北上工作…不停的工作…
在有生之年內…儘量賺錢…在快離開的時候…
把一部份的錢分給女友…感謝這幾年她的陪伴…
另一部份的錢分給家人…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…
最後就是等著離開的時間來臨…」
另一個朋友…因為小傷口未察覺感染蜂窩性組織炎…
輕者打打抗生素做治療控制…
重者肉體組織產生潰爛然後進行清理治療…
也就是刮掉爛肉…還是控制不了的就是是截肢…
再更慘的就是引發敗血然後死亡…
因為初期只能打抗生素治療控制病情…
所以…初期的時候並看不出來是否已經控制住病情…
因此那段時間的煎熬會讓人受不了…
常常會讓人想到是不是會更惡化…是不是該手術切除之類的…
類似的問題我也問了一次…
他說:「我會讓女友離開…因為這樣就不會拖累或是擔誤到對方…
如果醫不好的話…就是傷口就放著讓它爛…不想浪費錢治療…」

也許…會有很多人會認為他們肯定是瘋了…
明明只是初期或是未知的情形…
就已經想好最壞的狀況…
其實…
反過來說…
如果真的惡化下去…誰又能在無人照顧的生活中…自己一個人撐下來…
坦然的去面對「死亡」兩個字…
對他們來說…
他們並不做不確定的事…或是不做那種投入的精力會大於回收的效果的事…
老實說…我有點佩服他們的勇氣…
即使已經面對最後一刻…還是能夠不忘留給另一半最好的一條路走…
現在太多的速食愛情…讓人面對感情已像是在做「沖、脫、泡、蓋、送」

沖…興沖沖的盲目到處追求
脫…每天想著如何要在最短期限內狂奔到二三壘地步
泡…無時無刻泡在對方的身邊想讓感情快點加溫好奔回本壘
蓋…就是蓋棉被…純聊天
送…天一亮…馬上送走對方

整個過程為的只是本壘兩個字
絲毫可以不帶任何的情份而離開
感覺…讓人覺得似乎感情是那麼的不值
感情可以秤重嗎…我不知道
只有在你心痛的時候…才會知道你投入了多少的感情

感情…不應該只是做一種比較…
比較…是把利刃…傷了對方也傷了另一個人…
比較什麼…比誰和誰愛自己的多…所以輸的那一方…感情不值嗎
手裡能夠擁有一份安定的感情…
其實…那是最平凡也是最難得的一件事…
至少…可以不必面對任何有可能會發生的突發狀況…
平凡…讓被愛的人躺在用愛情編織的床上…
那是一張不易被察覺…但卻又無法失去的一張獨一無二的床…

我曾經做過很多傻事…
至少…那些事曾經都是朋友說我傻的事…
記得有回出車禍傷的很嚴重…波及臉部…傷口面積大又多…
我曾對著她說:「如果我無法復原…臉上留疤的時候…趁你還沒投入太多感情的時候…趕快離開吧…免得日後一同出門會讓人對著你指指點點…你會很不好受…」
求學時…因課業無法打工…常因金錢的事苦惱…
記得剩兩餐的錢…問說是否要吃早餐…
那時心裡有底的我…睡眼惺忪的說著:「你吃吧…我不餓…我很累…讓我多睡一會…」
在她喜歡上另一個對象的時候…儘管…心裡很不好受…
我卻對著她說:「也許…在我離開的時候…你們就會感到快樂…一切的問題都解決了…」
其實…說的時候都可以很瀟灑…事實上心裡的難過不曾當面讓她知道過…
當時的我只是認為…也許…這麼做對她比較好吧…或沒想的太多…
難過…一個人就夠了…沒必要再多一個人陪著不好受…
這只是我能做的事…和朋友遇到的事差了一大截…

我想…朋友們也應該認為…他們的決定對他們來說…
只是一種很平凡很正常的付出…

平凡…是個很奇怪的東西…
它總是默默的不吭聲讓對方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…
愛情…是個很窩心的東西…
它總是喜歡不停的在修補另一半在心理上的缺口…
平凡+愛情卻變成了不平凡的愛…
真是奇怪的組合…

半年多了…
曾經能做到的平凡的事…
如今卻成了一切都不平凡…
奇蹟會出現嗎…
我並不知道…
只知道就算你走的再遠…
累了回頭…我就在你的身邊…


聽見
作詞:梁錦興 作曲:黃慧雯 演唱:方雅賢

*你不開心的眼 彷彿將我推到懸崖邊緣
 距離就算再靠近眼前 我們一樣沒焦點
 沒有你的世界 就像寒冬沒有春天依偎
 少了你陪在身邊 我的四季只剩下冬天

#悲傷 喜悅 回憶不斷重演 靜下來的世界
 有我的思念 也有你的空虛無邊

△你有沒有聽見 寂寞的聲音悄悄在蔓延
 它住進我們之間 消耗著我和你的永遠
 你有沒有聽見 思念的呼喚傳遍每條街
 就算你走的再遠 累了回頭我就在 你的身邊
 

starfox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